2012台灣二氧化碳蒐集、儲存與利用研討會

DI 放大圖片 (© DI)

二氧化碳蒐集與儲存(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 CCS)是降低二氧化碳排放至空氣中的一種方法,在未來將能運用在大量排放二氧化碳之處,像是使用石油燃料的發電廠與工業設備。溫室氣體將會從所排放的混合氣體中過濾出來,並且將它注入地下岩層中並永遠保存。除此,這些被抽離出來的二氧化碳還具有工業用途,例如用在合成材料的製造過程中(即二氧化碳蒐集與利用(Carbon Capture and Utilization, CCU))。

在這個方法實現之前,還需要克服一些技術上與法律上的困難,以及回答尚待解決的問題如二氧化碳的分離運送與儲存。在2012台灣二氧化碳蒐集、儲存與利用研討會中,與會者獲得了該研究的近況與示範性計畫的經驗,例如在美國伊利諾州Decatur市的CCS計畫,以及在德國KetzinBrandenburg儲存場的實驗計畫,並且也發展了未來合作的共同策略。 

研討會一開始,台灣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李遠哲博士引起大家關注已可觀察的氣候變遷後果,以及若不改變現狀將會產生的可能情況。在「重返陽光」的口號下,除了發展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的技術外,他強調,致力於降低能源的使用,使未來能以再生能源滿足能源需求。英國專家Tom Wintle則強調,除了技術的持續發展外,促進大眾接受CCS技術也是一項核心的挑戰。對此,他介紹了「2050計算機」的計畫:在互動式的網頁中,市民可以提供他們使用與獲得能源的想像,而計算出2050年時的能源需求,以及其溫室氣體排放量。人們能藉此受到刺激,以思考未來的能源供給,以及使用新的方法與技術,例如CCS

來自德國聯邦經濟與技術部的專家Peer Hoth在演講中,介紹了德國的能源整體情況,以及聯邦政府為了降低二氧化碳所設立的目標。他不僅說明德國在CCS的法律規範情況,也指出德國要實現CCS,其困難度仍舊很高。他並以在Jänschwalde的褐煤發電廠之Vattenfall CCS計畫為例,在2011年底,由於法律規範的不清楚、缺少大眾的支持以及儲存技術的不確定,該計畫因而失敗。Hoth先生贊成國際間更緊密的合作。從德國的角度來說,他預見CCS未來的適用範圍,主要應是工業設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