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決定建立新的能源結構

    到2022年,德國將最終放棄使用核電。從現在開始,德國將為能源政策的根本轉折進一步加強投資。此舉使德國再次加快了走向可持續能源經濟和普遍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步伐。這個決定是我們為自己提出的雄心勃勃的工作目標。我們決定從現在開始持久地和不可逆轉地轉向清潔、價格合理和安全的能源供應。通往這一目標的道路是在屬於未來的經濟部門中投入資金。

    這一決策得到了多數德國民眾的支持。多年來,關於民用核能的討論一直是德國政界和整個社會關注的焦點之一。現在,德國社會已經形成了一種廣泛而且民主的共識,即能源政策的轉折無論在技術、規劃還是經濟方面都是可行的。福島核電站的災難促使人們對核能的風險重新作了評估,加速了能源政策的轉折。不過,德國關於轉向可再生能源和放棄核能的原則性決定並非今日才作出的。它符合我們為氣候保護所作的一貫努力。德國政府在2010年10月針對推廣可再生能源提出的目標將會更早實現。


    德國加速能源政策的轉折引起了鄰國和伙伴的高度關注,其中也不乏批評性的意見。有一點是肯定的:德國確定的目標雖然宏大,但也現實,而且經過了詳盡的討論。在實施的過程中,我們同等負責地對待每一個目標:能源供應安全、負擔能力、氣候與環境友好性。到2011年3月為止,德國的17個核反應堆提供了全國所需電力的22%。其中8個核反應堆在2011年3月被關閉。余下的9個反應堆提供的電力約佔15%。即使在運行時間最久的8個反應堆被關閉之后,已安裝的、可保障的電力生產能力也仍然超過了國內迄今為止的最高需求量。

 現在,關閉反應堆所產生的缺口可以通過新的和可再生的生產能力、系統管理的改進以及能效的提高得到填補。今后,可再生能源和來自低碳燃氣電廠的能源可以逐步替代核能。化石能源電站作為過渡性技術還將繼續存在一段時間。我們的氣候目標依舊保持不變,即一方面遵循全歐盟共同的目標,到2020年將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至少20%;另一方面遵循我們為本國制定的目標,將德國的排放量減少40%。
2010年,德國電力生產的17%來自可再生能源。到2020年,這一比例將提高至35%,到2030年為50%。不過,能源政策的轉型並不會加大對第三方的依賴。為保障自給,德國政府對電網擴建、可再生能源發展和提高能效這三個核心機制進行了空前規模的投資。

 每個國家都可以自主決定其能源結構的組成,這在歐盟這個集體當中也不例外。但許多風險卻不會止於邊界。所以歐盟現在針對核電站的安全進行可靠的和可比的壓力測試是很有意義的。同時,我們在國際原子能機構等國際機構所追求的共同目標也應當是通過盡可能高的標准保証最大可能的安全。像三裡島、切爾諾貝利和福島這樣的災難決不能再次重演。
為了達到我們的能源和氣候目標,我們還必須完成歐盟內部統一市場中能源市場的建立。這一領域包括提高能效、為保護消費者的利益而擴大能源統一市場及加強競爭、通過改善基礎設施和加強能源來源與供應渠道的多樣化提高供應安全。各國電網之間應以需求為主導做到合理連接。節約的潛力必須得到充分的發揮。將節能本身視為一種“能源”是至關重要的。

 德國把全面完成這些目標視為己任。歐盟的努力和各國國內的能源政策應當相互補充。“多一點歐洲,而不是少一點”——這一口號在能源政策方面也應同樣有效。

 作為德國外長,我敦促大家在世界范圍內共同把握可再生能源的全球性發展所提供的機遇。我們支持“Desertec”沙漠能源計劃的實施,即利用太陽熱力電站、風能電站和光伏設備將清潔的電力從沙漠輸往世界上的各個工業國家。許多以前似乎無法實現或過於昂貴的解決方案已經在技術和經濟上具有了可行性,或者其解決指日可待。可再生能源已經在德國創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經濟迅速發展的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同樣可以獲益於這些新技術,使其經濟增長獲得可持續性。


    作為世界主要發達國家之一,德國在技術上和規劃上早已走上了這條道路。加速實現能源結構轉型是這一努力的繼續。能源結構轉型不僅不會對我們的生產能力、環境和鄰國造成負面影響,而且還將為建設21世紀高效的和可持續的、既經濟又安全的能源經濟打開大門。我們歡迎所有的伙伴——讓我們為共同利用由此產生的機遇展開密切的和建設性的合作。